外星观测报告:这群人对宇宙很重要

文章作者:小小 | 2016-03-29
字体大小:

那两天我在你们身边,我伟大的母星,我将以地球公元纪年向你传输我所看到的一切。公元2015年9月12日,地球东八区。作为银河系的观测者,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现如此强烈、进取,有着无限未来的想象能量。我的目光穿越漫长的光年,投射到这颗蓝色的星球、这片美好的土地上。

依据资料库的浩瀚资料,我确定这次名为“第26届中国科幻银河奖”的人类集体活动其重要程度为最高级。智能观测设备建议我进行全过程观测,我也希望完整地记录下这次人类活动。或许若干年后,该记录将作为人类想象力的新起点而永垂史册。地球人,这两天我一直在你们身边。

主持人:严蓬(左一),资深影评人

嘉 宾:王东辉(左二),独立制片人,代表作《绣春刀》;李亚平(左三),爱美影视总经理,

制片人:代表作《北爱》《跑男》;刘慈欣(左四),《三体》系列作者,亚洲首位雨果奖获得者;张冉(右三),科幻世界与微像文化联合签约作家,代表作《大饥之年》《永恒复生者》;邹凯(右二),供职于上海漫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漫画会》编委(讲谈社)师淑芳(右一),中清龙图副总经理

科幻与泛娱乐产业论坛:用高质量的玩耍促进人类进化

时 间:2015.9.12   8:30am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

数据库资料显示,人类许多次进化,都是基于玩耍和为了玩耍的心理需求。

这次人类集体活动的第一个环节,本质是探讨如何满足大部分人类的玩耍需求。他们将制造玩耍产品的工业称为娱乐产业。参与讨论的人类将科幻作为娱乐产业的重要基石,将它与其他文化元素融合升级之后,打通文字与影像的形式壁垒,产出更多的优秀娱乐作品。其中有两位科幻作家特别值得注意,他们客观地分析利弊,冷峻的目光给人一种连自己都被看穿的错觉。我可距离他们上万光年。

人类论坛摘要

严 蓬:近年科幻电影如《饥饿游戏》之类,其实是电影圈去寻找好作品的闪光点,并非完全由作家提供出来。拿着作品找电影公司说我这个适合改编成电影,可能有,但在美国不是主流。

张 冉:钱太多进来对作家不是特别好的事儿。现在科幻圈文艺创作这个事儿就变得挺浮躁的,都不讨论写作了,就讨论你卖了多少钱。毕竟写剧本跟写小说不一样,有的人更适合创作。

刘慈欣:科幻电影很可能只在一个迅速崛起的发达国家才能变得繁荣,中国现在正处在这个阶段,所以我们有培养科幻影视的良好土壤。但在与主流电影界接触四五年后,我发现拍科幻电影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根本不认同科幻的感觉和科幻的诗意,或者根本不感兴趣。要是缺少这种情怀和诗意,别的都谈不上。

李亚平:科幻电影更直接地让我感觉到,作为人类的渺小和对未知的探索以及恐惧,还有情感的关联。所谓人类的终极问题,在科幻电影里最容易被探讨和找到答案,这是令我着迷的地方。原文地址:http://www.qikan.com.cn/articleinfo/khjs20151109.html

王东辉:我理解的科幻,是人对未知的一种好奇和探索。探索分两种,一是对自我,一个是对外太空。但无论哪个方向,都会归结到人和人、人和自己的关系上。

出版产业论坛:人类在集团化巩固想象力

时 间:2015.9.12   10:30am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

我将人类的历史粗暴地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反叛式的开拓,一种是固本式的巩固。在此次活动的第二个环节中,我惊奇地发现,人类其实一直在进行巩固式的开拓——巩固着人类的想象力。参与讨论的都是从事图书出版/销售的各方代表。他们使用着古老的文字,浇灌未来的想象之花。人类的想象力将在宇宙中走多远,会勾画出我那伟大的母星吗?

人类对话摘要

吴 岩:《科幻世界》可以算是中国科幻的黄埔军校了……现在的科幻图书市场不尽如人意,还没有做到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各位觉得要几年能做到你脑中希望的那样?

拉 兹:我猜一个吧,五年。中短篇其实一直在发展,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好。至于长篇,到2020年,无论在作者数量还是作品产量质量上,应该都会有显著变化。现在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作者,那时也将能创作出不错的科幻长篇。

赵 萍:我觉得拉兹讲的刊物方面的情况很有道理。中短篇非常繁荣了,我觉得长篇就快了。有苗头的作家,有创意、有想法、有笔力的作家,可能都在这儿了。他们可能就差一步,但一定会迈出这一步。

银河奖颁奖典礼:此刻,他们熠熠生辉

时 间:2015.9.12   2:30pm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

此刻,探测警报骤然响起,整个探测舱都变成了激动人心的红色。观测能量曲线出现大幅升高的趋势,即将出现一个突破天际的峰值。这意味着在座诸君不仅想象力爆棚,而且有几位人类个体的想象已经开花结果。活动刚开始,美丽的主持人小姬走到台前。由于浸淫科幻多年,她的气质与颁奖礼非常契合。

从颁奖结果看,在上一个公元年里,人类的想象力主要集中在中短篇文本的创作上。这或许就是人类东方哲学中所提到的:芥子纳须弥的境界。我检索并阅读了中短篇获奖者的作品,桂公梓的幽默令我印象深刻;陈梓钧让我惊叹人类可以兼具科学专业与文化美感(这是母星同胞所缺乏的);《大饥之年》令我战栗;宝树这个人类帮助我洞悉了人性。

一位名叫索何夫的年轻人是一处还未开发的宝藏,即使只露出一角,也足以成为曲线增长的强劲动力。一旁的人类老者刘兴诗,体内爆发出充满青春的想象活力,他的那句“历史没有消失,黄金一代依然长存”使我的探测坐标上多出一条若隐若现的坐标轴——难道这位瘦弱老人的呐喊,使探测突破了时空界限?

从科幻迷成长起来的优秀主持人小姬

让这条坐标轴更明显的是《科幻世界》的前总编谭楷老师。谭老细数了科幻世界杂志社最艰难时期的风风雨雨——艰难地凑钱支撑杂志社、前社长杨潇蹬三轮沿街叫卖《科学文艺》、杨潇老师坐了八天八夜火车将世界科幻大会引进中国。当谭楷老师讲到伊丽莎白·赫尔说“杨潇用小小的身躯、大大的勇气征服了世界”时,不少人已经热泪盈眶。就连我也追忆起我族先辈,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最终进入宇宙的热血曾经。

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和新力影业首席运营官田甜(右一)

为宝树(左二)和张冉(右二)颁发最佳中篇小说奖

大盛国际CEO 安晓芬(右一)和搜狐视频总监马可(左一)为拉兹和杨枫颁发最佳编辑奖

微像文化CEO 张译文和刘慈欣为吴岩(左三)、陈梓钧(右二)、桂公梓(右一)颁发最佳短篇小说奖

谭楷老师(右一)细数科幻世界走过的风风雨雨

84 岁的著名科幻作家刘兴诗老爷子为索何夫颁发最佳新人奖

清华大学教授刘兵(右一)为《宇宙墓碑》责编小庄(左一)颁发最佳原创图书奖

突然,有两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的能量表现方式跟其他人的不一样。之前的获奖者产出想象,而这两人是承载其他人巨大的想象能量。看着获得最佳编辑奖的杨枫和拉兹,我想到的只有两个字——基石!其后在最佳相关图书奖里,一位颁奖嘉宾让我发现,地球人的科幻是能够进入到现实中的。他叫王炯璐,是一位热爱科幻的航天工作者。在我的母星,从来想不到幻想文学会驱使人投身科学领域。这就是人类的独特性吧。

就在我密切关注着想象能量的上升曲线时,两个人的出现终于让这条曲线达到了最高峰值。一位名叫刘慈欣的作家获得了“特别功勋奖”。人类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这个奖项并非因此人在国外获得大奖而颁发,而是为他所带动的科幻产业而颁发。这种能重视个体整体价值的生物实在太适合在群星里生存了。

给刘慈欣颁奖的是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和隐藏多年的科幻迷、同时也是电影明星的张静初。姚海军可谓中国科幻的坎贝尔,数十年如一日殚精竭虑推广科幻文化。人类大多有沉默谦逊的特点,做了太多工作却把最光鲜的时刻留给别人。而我也在这宇宙里默默观测了太多太多年……

张静初和刘慈欣的首次会面,则让我这个始终孤独一人的家伙感受到了何为缘分。张静初刚完成《三体》电影的拍摄,我观察到她为了赶来见刘慈欣一面,竟然凌晨五点就开工。她刚见到偶像便热情大方地要了一个拥抱。大刘真诚地说:“《三体》第一部动笔的时候,晚上很累,不想写了,看了一部电影,看的是《孔雀》。这个是真的。(害羞)我万万没有想到女主角会参演我小说改编的电影,实在是莫大的荣幸。”

此刻,我觉得好寂寞……

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和电影《三体》女主角叶文洁扮演者张静初(右二)为刘慈欣颁发特别功勋奖

那灿烂的簇拥

时 间:2015.9.12   2:30pm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

不论何时何地,读者永远是银河奖最美好的簇拥

张冉与夏笳的组合给观众带来了无限的惊喜

纪敏佳的歌声充满了宇宙的孤寂

科幻世界杂志社社委会成员张涛先生致辞

微像文化CEO 张译文女士致辞

看着微信直播墙却连不上,求我的心理阴影面积?

时光机魔法师王家宝很帅哦!

通过观测我发现,人类是一种仪式动物和形式动物。颁奖典礼可以产生无比强劲的想象能量,这些非颁奖环节,都会作为研究人类行为的重要资料。

会前致辞是人类特有的集会形式,表达对与会者的尊重和谢意。颁奖典礼开始前,科幻世界杂志社社委会成员张涛先生和微像文化CEO张译文女士分别向大会致辞。

高智商科幻作家夏笳和陈楸帆被微软小冰调戏了

突然,我被一曲充满宇宙孤寂的歌声打动,科幻粉丝、歌手纪敏佳在演唱后说:“艺术本来就是相通的。小时候我想当一名科学家,现在说起还有些不好意思,但真是这样。等我长大之后,走上艺术这条路,我才发现一个优秀的科学家,一定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艺术家……这首歌曲是我专程为科幻所写。”原来,这首歌竟然是纪敏佳和上海音乐人、幻迷马海平特意为银河奖谱写的主题曲!

而当两位人类科幻作家张冉和夏笳唱起美妙的《往日时光》,当探测器估算两人的颜值时,居然直接爆表!微软小冰与两位嘉宾的对话,则记录了人类通向人工智能的路径。时光机将科学与魔术结合,为银河奖量身订制的魔术《电子幻觉》,连我这个外星人也觉得过瘾。巴克公司为大会制作了微信直播墙,我没办法跨越遥远的光年,连上本地网络与地球人交流,实在是太遗憾了!希望来年,我有被直接派往地球体验的荣幸!

科幻世界创作笔会:人类规划着来年的想象力战役

时 间:2015.9.13         地 点:北京天文馆&中国现代文学馆

颁奖典礼结束后,留下了一条平稳的曲线便陷入了安静。人类的夜晚对我来说太过漫长。我回到休息舱,面对仿佛永恒静止的宇宙,思考着观测到的一切。

作家和编辑在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一排左二)和幻迷詹想(一排左一)的陪同下参观天文馆

当再次开始观测时,我惊讶地发现,这群想象的先驱正在观测宇宙。在北京天文馆里,作家们观看静止的球状银幕。探测器发现,观看影片过程中,他们的大脑思维异常活跃。下午,科幻创作笔会拉开帷幕,我本以为只是风花雪月的文学探讨,熟料竟然无比激烈,甚至还有点剑拔弩张。首先发言的是两位来自人类智慧集中营的高校教授:田松提出了科幻中经常涉及的主题——科学自身的危机性,邵燕君则系统介绍了网络文学的特点。然而,更加激动人心的还在后面。

作者们毫无保留地分享着自己的创作计划,长中短篇精彩纷呈,充满了希望。就连大刘也说,现在自己的主要重心在于创作科幻小说,并且正在创作长篇。马伯庸这个类型文学的佼佼者,也提出将科幻与其他类型文学融合的观点。观测仪则仔细分析他们的想象能量。这时,在已有的坐标轴上,多出了另一条曲线——它与强烈的想象曲线不同,它更加平和,也更加温暖。

观测仪自动赋予这条曲线一个名字:希望。

不可放过的重要瞬间

观测报告进行到这里,已接近尾声,但在反复分析观测记录后,我认为有三个瞬间不能放过。这三个瞬间分别代表着,想象力基地——《科幻世界》过去的美好、现在的肯定以及未来的期望。这些细节将会作为重要的研究资料存放于报告的附录,为宇宙外交部确认是否与地球建交提供决策依据。请上级持续投入关注——相信我,这群人对宇宙很重要。

过去的美好

时 间:2015.9.12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红地毯

在红毯上向我们走来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就是深受幻迷爱戴的吴岩老师。与吴岩老师并肩的,则是一张比较陌生的面孔,这是本届活动的特邀嘉宾骆汉城老师,他是1981年《科学文艺》(《科幻世界》的前身)的作者。在每月工资不足五十元的当时,骆老师收到八十元巨额稿费那天,正值四川发生百年不遇大水灾。得知这一情况后,他立刻委托谭楷老师将这笔稿费全额捐出。这桩急公好义、侠肝义胆的事迹至今还在科幻人中流传。

未来的展望

时 间:2015.9.13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

刘慈欣的寄语代表了幻迷和作者对《科幻世界》的祝福。相信,因为这张薄薄纸页的长久存在,《科幻世界》必将爆发出更为巨大的能量。

现在的肯定

时 间:2015.9.12

地 点:中国现代文学馆

小姬创办的未来事务管理局,制作了一部献给《科幻世界》的视频(进入未来事务管理局的新浪官方微博,检索2015年9月12日的微博内容,便能找到并观看),四十位幻迷在一个下午聚齐,诉说着他们与《科幻世界》的故事。颁奖礼前,视频滚动播放,许多幻迷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因为,这也是他们的故事。

图① 北师大附中教师魏然的藏品

图②③ 科幻迷权展示自己收集的《科学文艺》创刊号等藏品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