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比我们想象中怪异,但别动不动就怪外星人

文章作者:勺子 | 2016-04-19
字体大小:

英国生物学家杰克·霍尔丹斯曾认为,宇宙不仅比我们想象中怪异,而且其怪异程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这句充满诗意的话令人印象深刻,而且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但是我不同意这一点,因为每当人们发现宇宙中的一些新奇现象时,这句话总会毫不费力地误导人们将其想象成外星人的杰作。

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被称为快速射电暴的奇怪现象。这个最新的天文发现吸引了天文学家和媒体的注意,而且被一些人贴上“外星智慧杰作”的标签。

2007年,天文学家邓肯·洛里莫在澳大利亚的一台天文望远镜的无线电数据中首次发现了快速射电暴。快速射电暴是一种短暂的无线电能量爆发,其速度是眨眼的20倍左右,来源是南部天空中的一块空白区域。因为这种爆发只被探测到一次,所以很多天文学家认为没必要小题大做,很可能是设备故障引起的。毕竟,如果只见到过一次大脚怪,你多半也不会当回事。

但是,现在看来,快速射电暴似乎跟你脸上的鼻子一样真实——人们又发现了10次这样的爆发。事实上,通过这些新发现可以推断,如果我们的射电望远镜能够24小时不间断地巡视全天,每天都能捕捉到上千个这样的爆发。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射电暴是什么东西发出的?目前,最大的线索是,这些快速射电暴会发出“啾啾”的呼啸声,也就是说,它们在闪烁过程中频率会降低,就像快速拉长号发出的声音一样。这种现象对天文学家来说非常容易理解,短暂的无线电信号在穿越恒星之间(甚至是星系之间)的灼热气体时会发生散射,频率降低。因此,从逻辑上说,无线电波穿过的气体越多,频率就越低。

这就是有点呆板的天体物理学,但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快速射电暴的呼啸速度来推断信号源的大致距离:速度越慢,信号源越远。大多数天文学家都认为快速射电暴的源头离我们非常遥远,可能有几十亿光年。因此,既然这种信号能被人类接收到,意味着在宇宙遥远的那头一定发生了极端猛烈的大事件,否则信号到达地球之前就应该消失无踪了。

但是,现在有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新发现。三位天文学家声称,通过观察快速射电暴的呼啸速度,他们发现了一种规律,即这些速度都是某个数字的整数倍。

这就好比你在测量拉丁语班孩子们的体重时,发现所有孩子的体重都恰好是20的整数倍——100磅、120磅、140磅等,没有任何其他非整数倍的数字。这种情况着实令人不安。

不过,提醒一句,这种情况只有在学拉丁语的孩子比较少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目前天文学家只发现了11个快速射电暴,由此推测,出现不符合上述规律的现象的统计学概率只有几千分之一。原文地址:http://www.ufo-1.cn/article/201604/901.html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答案是我们不知道。或许这一系列“神奇的数字”背后是某种天体物理学原理,比如恒星碰撞或者纠缠的黑洞之类,总之就是宇宙中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现象。

反过来说,理解这些奇怪现象或许并不需要斯蒂芬·霍金般的头脑,只要将它们看作外星人搭建的宇宙信号系统的一部分就行了。这个涉及全宇宙的系统志在将低等科学纳入高等文明俱乐部。而且,它们已经在其传输器上安装了呼啸报警装置。它有什么作用?比如说,用来确定信号发射者。

这听起来挺吸引人,但先别着急激动(总之,别为此事激动)。从历史上来看,这类事件很可能并不是外星人的诡计。1967年,英国天文学家首次探测到了规律的脉冲信号源,他们将其称为“小绿人”。然而,事实证明,这些信号源既不小,也不绿,更不是人。这些东西实际上源自脉冲星——恒星死亡后形成的自旋天体。

1965年,俄罗斯天文学家发现了名为CTA 102的遥远无线电源,其发出的无线电信号强度的变化非常迅速。当时,科学家认为这些信号源可能是受外星人控制的星际呼叫。后来我们知道,CTA 102来自一个类星体,而类星体的信号完全可能因自然原因而变得更加嘈杂或是更为轻柔。

人们总是渴望用激动人心的原因解释新发现的现象,毕竟这样更吸引人,也会显得更重要。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小心谨慎才是王道,而且结果往往如此。对快速射电暴,最可能的解释很可能只是人为干扰,只不过看似来自宇宙深处。

只要看到天上有异常的亮光,或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中发现了奇怪的碎片,或在英国麦田里发现了奇怪的图案,一些人马上就认为这是外星人干的。但是,也许我们不该这么仓促地下结论。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