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生存实验实录

文章作者:Lily | 2016-06-07
字体大小:

完全陌生人的六人团队进行2.4亿前面的太空旅行,我们的空间非常小。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HI-SEAS(夏威夷太空探索与模拟仿真基地)进行由美国资助的实验项目。

我们并不是在测试自己身体的耐力。置身于外行星的典型压力源——持续的人身危险以及一旦从包里拿出来就会到处乱跑的晚餐——并不适用于我们这儿的情况:重力正常,气压基本稳定,万一发生危险,救援直升机会在1小时内赶到。相反,我们在研究个人和集体的心理生存。人们可能不会马上把“你的团队成员”看成是一种压力源,但它确实是——特别是在太空中,因为你周围的人总是在你周围。

日落中的HI-SEAS

被关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很可能会从身心上拖垮我们。但有趣的是,我们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感觉到闭锁或是找不到私人空间。事实上,在过去的3个月里,有那么一两次我会突然地、几乎是痛苦地意识到自己是孤独的。在那些时刻,团队成员分散在130平方米的穹顶个,在服务器机房、工作室、生物实验室或是自己的铺位。这种意想不到的孤独虽然只会持续5分钟,但仍让人感到迷茫。团队的其他人也报告了同样的反应。我们并没有感到拥挤,而是刚好相反:任何时候都会因为没有人在身边而感到恐惧。

考虑到以往的长期任务,这跟我的预想明显不同。度过了蜜月期之后,在这种环境——拥挤、与家人分离、困于平庸的日常程序——中的宇航员会变得无精打采,情绪低落。不管是在真实还是模拟太空中,我们为了安全和效率所做的一切系统化的工作——更换空气过滤器、向地面控制提交报告、运行他人的实验等——都让人变得压抑,而且我们没有办法去打破甚至是影响这种模式。被称作“烦躁”的俄罗斯太空计划也因此变得虚弱,“没有力气”。原文地址:www.ufo-1.cn/article/201606/1119.html

在模拟实验中,很多时候我们受到的限制和隔离使大多数团队成员觉得烦躁、无聊,或者有点陷入困境。社交媒体不是避难所,因为它主要用于对外交流和任务支持。如果我们想与穹顶以外的人说话,只能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一段语音或者视频,而且至少要等40分钟才有回复——这是为了模拟地球与火星之间的距离。至于到外面喝一杯……这么说吧,被塞进宇航服里还想品尝浓咖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穿上宇航服是我们在模拟火星上外出的唯一途径。

HI-SEAS的6名队员

我小心提防着团队中的人际压力及其弱点,但惊喜的是,我发现了相互高度依存的意识。我认为原因如下:在模拟火星上,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对任务是多么至关重要。医生、生物学家、物理学家、土壤学家、工程师和建筑师,我们需要的一切东西都要指望彼此才能获得。我不会种庄稼、不会修理无人机、不会抽取地下水或者修复居住舱,而其他人在远程任务支持的帮助下,每一天都在做这些事。

作为团队中的医生,我的任务是对每个人的身体健康负责,让我们的思想齐头并进。如果穹顶中没有人是可以被替代的,看到某个关键成员没有达到期望才会带来极大压力——远远超过与5个自己赖以生存的人共用狭小空间的压力。

到目前为止,我们完全依赖彼此的这一信赖保持了这个小小世界的和平,化解了个人恩怨和鸡毛蒜皮的矛盾。这种信赖可能也抵御了崩溃的出现,至少就目前来看。

我们彼此依赖的另一面,就是当没人在身边时那惊人的、强烈闪现的孤独。幸运的是,它们不需要医疗干预。它们很少出现,而且跟崩溃不同,从不会出现在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在很多方面,这种独处的反应是正常的表现,是我在这些天里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消极表现之一。几乎我周围的一切都是世俗与脱俗的结合体:装饰着植物生长灯的穹顶,充满了水培系统的声音,还有一辆被压成发电装置的街头自行车。

工作中的队员

我很好奇,到了最后,我们一年的实验数据会如何反映我们所处的独特环境。现在我能说的是,尽管是研究对象,我们的表现比迷宫里的老鼠要好太多了。要我说的话,比很多经历过类似的模拟环境,甚至是真实太空环境的宇航员都要好得多。当距离与我们所爱之人实时谈话已经过去几个月的时候,当我们在远离人群的贫瘠山坡上,蹲在一个小穹顶里拯救自己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自己的强大。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