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我们把“乔范尼·夏帕雷利”搞丢了……

文章作者:lili | 2016-10-21
字体大小:

火星这个神秘的地方,除了美国,欧洲等传统航天发达国家,还有一个开挂的民族也发射了探测器,那就是印度。其探测器命名Giovanni Schiaparelli(一个天文学家的名字,后面会介绍)。和欧洲的探测器同出一辙,他的探测器登陆火星后也失联了。

火星的火红色,自古就吸引着人们,而希腊更是称之为战神。此时人们观测火星就和其他天体般,大部分是为了占星,而为了科学目的主要在十七世纪之后,如开普勒探索行星运动定律时就是依据了第谷积累的大量而精密的火星运行的观测资料。

乔范尼·夏帕雷利(Giovanni Schiaparelli)有的翻译成:乔瓦尼·斯加帕雷里

  乔范尼·夏帕雷利所绘之火星地图。望远镜发明后,人们对火星可以进行更进一步的观测。第一个使用望远镜观测星空的伽利略所见的火星只是一个橘红小点,然而随着望远镜的发展,观测者开始辨别到一些明暗特征。惠更斯依此测出火星自转周期约为24.6小时,他亦为首次纪录火星南极冠的人。一开始由于各人各自观测,意见亦不一致,地名也未统一(例如用绘制者名字命名)。后来意大利的乔范尼·夏帕雷利(Giovanni Schiaparelli)统合了各家说法而绘制了一个较可信的地图,地名取自地中海、中东等的地名和圣经等作为来源,而其余则依照旧有的观念:暗区被认为是湖(lacus)海(mare)等水体,如太阳湖(Solis Lacus——Lake of the Sun)、塞壬海(Mare Sirenum——the Sea of Sirens)、最明显的暗大三角——大塞地斯(Syrtis Major);而亮区则是陆地,如亚马逊(Amazonis)。这个命名系统一直延续下来。

  

  MOM拍摄的火星全球照片。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MOM拍摄的火星全球照片。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当下在火星轨道上安插了机器人之眼的除了美国、欧洲,还有俄罗斯和印度。

  印度空间研究机构(ISRO)2013年向火星发射了一个轨道器(MOM,意为“火星轨道器任务”)。这个探测器于2014年到达火星并工作至今。它搭载了一台与众不同的彩色相机(MCC)。

  这台相机的特别之处是它的视场非常宽。通俗地讲,就是它装了一个广角镜头,因此它能够比较容易地拍下火星全貌。

  

  MOM拍摄的火星,以及悬浮在火星上方的火卫一(Phobos)。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MOM拍摄的火卫二(Deimos)。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从火星前方掠过的火卫一(Phobos)(右下方的小黑点)。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这台相机的主要使命是拍摄区域性的彩色照片,为未来火星任务获取细节更为丰富的影像提供参考背景。MCC的传感器是一个2048x2048的正方形,因此它拍摄的照片也是正方形的。宽视场意味这些照片能够在单张之中包含更多的内容。

  

  MOM拍摄的水手谷。水手谷是太阳系最大的峡谷。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MOM拍摄的阿尔西亚盾形火山及其附近的云。ISRO / ISSDC / Emily Lakdawalla / 行星学会

  以上就是“妈妈”眼中的火星。

  而“乔范尼·夏帕雷利”,也就是前天着陆的那个探测器[1],在着陆的最后一刻,也就是推进器关闭后与火星表面接触前的瞬间,和地球失去了联系,至今生死不明。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