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影响NASA的未来

文章作者:lili | 2016-11-01
字体大小:

美国大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对于其结果也可谓是扑朔迷离。先是特朗普的口无遮拦,歧视女性,大家觉得他必定失败的时候。然后又是希拉里的邮件门,大选结果难以预测。虽然小编我不关心政治,但我不得不关心一下经济。大选首先对未来中国经济有影响。其次我也要关心一下人类的航空探索事业。因为大选直接影响到美国宇航局的人事变动问题。NASA在新任领导人的带领下,何去何从,经费如何分配等等问题。影响的也许不仅仅是美国自己,而且关乎到了人类对太空探索的进程。

美国总统大选只是NASA人事过渡阶段的开始

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将处于人事过渡阶段,直到新的管理层在标准流程下提出他们的第一份经费申请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宇航局的官员在10月25日表示,11月8日总统大选选举日之后,美国宇航局就会开始进入人事过渡阶段。整个阶段要一直到明年1月20日的新总统就职后才会告一段落。尽管在今年8月接受党内候选人提名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都建立了自己的幕僚团队。然而当时他们的计划里还没有包括针对美国航天局在内的“空降团队”。

美国航天局的总参谋长Michael French在美国联邦航空局商业航天运输咨询委员会(COMSTAC)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尽管空降团队的具体名单每天都有可能送到美国航天局,但直到目前为止,美国航天局对具体的人选依旧一无所知。虽然过渡团队的工作在大选过后就会逐渐走上正轨,French仍然表示,哪怕新总统在明年1月20日上任后,美国航天局的人事过渡阶段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他认为现在有些人对11月到1月的3个月时间里就能完成过渡交接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下一届政府将不得不很快出台2018财年的预算,而该预算很有可能在春季发布。

美国航天局目前已经为2018财年拟定了一份所谓的“目前事务”预算,该预算只涵盖了正在进行中的项目。新的管理团队可以在检查了这份预算之后提出他们期望的初步修改。这将会是一个大删大改的过程。不过French强调,这就是预算案提出的一般流程。所以French认为,2017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将处于人事过渡阶段,直到新的管理层在标准流程下提出他们的第一份经费申请。至于2019财年,新团队将在2017年里有一整年的时间提供政策指导、方案调整和提出质疑。

他在COMSTAC的讲话上,French指出了美国航天局下一届管理层在近期需要解决的问题。首先就是国际空间站的未来,包括在太空站内针对商业伙伴的新规则和是否要将国际空间站延期到2024年。French之所以认为空间站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因为针对它的长期预算很快就会在2024年用完。到2019年时,国际空间站的继任者或者扩充部件会不会被纳入新一轮预算还是个问号。

他认为下一届管理层眼下其它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扩展与各方的合作关系、研发小型卫星和运载火箭、开展与中国的合作,以及有关航空、 空间技术的一些问题。后来在 COMSTAC 会议上,两名政策专家还与总统候选人的非正式代表进行了连线,并向代表们提出了他们针对下一届政府应该做什么的意见。Rudy deLeon是美国国防部下的高级研究员。在克林顿执政期间,他曾敦促下任政府不要对美国航空航天局的主要任务作出重大改变。他说,美国需要把某些事情坚持下去,而不是让一群官老爷们把什么事都给砸了,然后抛下一句,“我们没钱给这些劳什子。”

前共和党国会议员Robert Walker在两个星期前刚成为特朗普的空间政策顾问,他说他被助选委员会要求拟定一份“真正做出改变”的空间政策。他表示,那个新政策事实上将"有远见性、突破性、协调性和弹性"。DeLeon认为,他和Walker的这些共同的立场仿佛让人回到了更早时代的政坛。他认为,尤其是在类似于太空探索和商业航天这样的领域上,两党没理由不进行合作。毕竟这些领域对整个国家有益,它们不应该成为党争的牺牲品。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