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架的野人之谜

文章作者:lili | 2017-06-17
字体大小:

湖北神农架究竟有没有“野人”?其实这个话题从上个世纪谈到了今天。曾经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小编认为是有的,因为40多年前的人相对而言要淳朴的多,不会单纯为了炒作而去撒谎。而且当时也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小组。起码来说,有间接证据才会令学者这样做。时隔40多年,也许政府早已捕获了野人。但这样的事情当然不能声张的。还有可能就是所谓的野人其实就是外星人!所以他们才会,在抓住人类数日后又放回。我们来回顾一下神龙架野人的事件吧:

  这个问题,在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会长王善才看来,“是可能有的”。为此,2017年6月14日,他专门为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推荐了两位“目击者”,其中一位凌晨4点遇到“野人”,另一位则“被野人掳走整整5天5夜,最后又被野人背回了村庄”!

  事情真相如何?

  讲述1.“目击”

  5名干部称偶遇“野人”,“长着驴脸全身红毛”

  6月14日,天空飘着小雨,40年前“亲眼见到野人”的陈连生如约与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武汉市区一间茶楼见面。

  陈连生,原神农架林区党办主任,后来调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湖北记者站副站长,今年72岁,目前是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副秘书长。

陈连生描述“野人”的模样陈连生描述“野人”的模样

  他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他担任神农架林区政府党办主任。1976年5月14那天,他和时任神农架林区革委会副主任的任昕友、苏家国,神农架林区财贸政治部主任佘权勤、农业局长周忠义以及司机蔡新志一道,从十堰开会后,乘坐一辆吉普车返回神农架。

  凌晨4点左右,吉普车途径房县与神农架交界的小地名椿树垭时,驾驶员蔡新志突然大喊“快看,前面有个野羊子”。正在睡觉的他们被吵醒,仔细一看,路上有个全身长毛的家伙正朝他们走来,“但根本不是野羊子,而是一个身高达到一米九、全身红毛、直立行走的大家伙”。

  蔡新志立即停下车,用大灯晃着这个动物,佘权勤和周忠义跳下车,想向这个家伙靠近,陈连生也从右门下车,捡了个石头准备迂回包抄,将此动物抓住。

  此物见状,先是伸手抓路边坡坎上的荆棘,准备爬上去,但连爬两次失败后,迅速转身跨过路边小沟,向灌木丛逃了。

  “我们对峙的过程有20多秒,这个家伙的耳朵竖着,超过了头顶,脸像驴的脸,眼睛像人眼睛,双手比较短小,手臂上的毛比较长,但下身很长,很粗壮,像我们老家黄牛的后腿,屁股上没毛。”

  陈连生说,可以肯定的是,此动物没有尾巴,还挺着肚子,像是怀了孕。

  一天后,神农架林区革委会副主任的任昕友签字,由陈连生拟了1000余字的报告,以“神农架发现野人”为由,向中科院发去电报。中科院随即派出专家组赶赴神农架考察。

  “神农架能否找到野人,对我们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利益纠葛;再说,我们5个人当时都是干部,两个是林区革委会领导,两个局长,我也是党办主任,我们干嘛要撒谎?”面对记者有无证据的提问,陈连生如此回答,并解释当时手里没有摄影摄像器材,无法取证。

  讲述2.“亲历”

  被“野人”掳走5天5夜,因生病又被送回

  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会长王善才向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推荐的另一位“亲历者”,名叫邓执中。

讲述自己被“野人掳走5天5野”的邓执中讲述自己被“野人掳走5天5野”的邓执中

  记者按照他提供的两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求证,其中一个无法接通,另一个打通后说“打错了”。

  不过,2004年和2010年,邓执中分别接受了《十堰晚报》和《安徽商报》的采访,讲述了他的经历。

  他说,1941年武汉沦陷,他们一家逃难到鄂西北竹溪县,他姐姐在竹溪县附近的房县读书。1942年8月的一天,8岁的他和7岁的小妹去房县,遇见一个“浑身长毛、塌鼻子、小眼睛、大嘴巴、长发飘飘的巨人站到了他们面前”,他们被吓昏过去。

  醒来时,发现自己和小妹躺在一个很大的洞口。过了不久,一个“胖野人”提来一只野山羊,三下五去二扒了皮毛,把血淋淋的山羊撕成两半,又分成四半给另三个“野人”,在火上边烤边吃。“胖野人”递了一块肉给他,还递了一条羊腿给小妹。

  另一个洞室,躺着一个看上去像生了病的“小野人”,“小野人”右腿有浓肿伤口,皮肉外翻,还有苍蝇爬。尽管当时他只有8岁,但他知道农村的土方,于是在洞口周边寻了艾草,用泉水洗尽后再用嘴巴嚼成一个草饼。又用泉水清洗“小野人”腐烂的伤口,将草饼贴上,拿细滕绑了几圈。过了一会儿,“小野人”没再呻吟。他的举动,让“野人很是高兴,对他又抚又摸”。

  之后的几天,“野人”带着兄妹俩打猎,但就是不让他们逃跑。有一天早晨,一个“野人”还将两兄妹背到一个叫“代家山”的地方,兄妹俩看看见“野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对着日出膜拜,“野人”们手牵手绕圆圈,鞠躬抬脚举手膜拜多次。

  虽然被“野人”照顾得挺好,但因为吃不了生食物,兄妹俩患上了痢疾。见状,两个“野人”乘晨曦背着兄妹俩下山,跑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停下,并将他们送到了一个村庄后迅速离开。村里的猎户第二天将他们送到了房县县城。

  邓执中说,后来,他们全家又从竹溪县迁到了武汉,再后来他参加了部队干校,学习了电报通信,并在部队任电报员。1955年,转业到武汉某航运局,1999年,退休后定居上海,“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再回神农架,找找被‘野人’抓去住过的山洞”。

  图片记录神农架“野人”40年

  时至今日,神农架“野人”是否存在,依旧是一个备受质疑的话题。在科学界,有不少专家认为,神农架“野人”仅仅是个传说,而另一部分人则坚持认为至少有的可能性达到80%——这其中,以湖北省民政厅批准成立的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现任会长王善才为代表。图为1974年,殷洪发自述用柴刀砍了野人。从此拉开全国专家野人考察序幕。

  除王善才外,还有诸多专家及志愿者,常驻神农架对“野人”进行考察,不过至今并未有结果。他们手里能拿出来的东西,仅有“疑似野人的毛发”、“疑似野人的脚印”、“疑似野人的粪便”以及“疑似野人的睡窝”,并没有一具活体或尸体或化石。图为1981年夏,考古学家、现任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会长的王善才在神农架考察。

  神农架“野人”的“发现和走红”,源于1974年的房县,一位名为殷洪发的生产队副队长自称上山砍藤条时,被“野人”抓了肩膀,出于自卫,他下意识地砍了“野人”一刀。殷洪发将此事报告了神农架林区政府领导,他的故事迅速被传至武汉、北京。于是,来自上述等地的专家进入神农架。图为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大会合影。

  而在更早之前,《山海经》和屈原笔下的《山鬼》曾提到“毛人”,李时珍《本草纲目》和清朝的《房县县志》,也有“毛人”记载。西汉时代的《淮南子》如此描述:“枭阳,山精也,人形长大,面黑色,身有毛,若反踵,见人笑,亦笑”。图为考察人员拍摄的“野人”睡窝。

  2017年6月13日,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会长王善才向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提供了神农架“野人”考察40年来的部分图片。图为考察志愿者张金星展示他灌制的野人脚印,他常年驻扎在神农架。

图为神农架“野人”考察人员刘民壮教授在农民家中收集到的带头皮的“野人”。图为神农架“野人”考察人员刘民壮教授在农民家中收集到的带头皮的“野人”。

图为神农架大山。图为神农架大山。

图为神农架发现的白熊。图为神农架发现的白熊。

图为神农架发现的的白狐狸。图为神农架发现的的白狐狸。

图为神农架枪刀山上发现的“野人脚印(右)与现代成年男子脚印模型比较。(图片均由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会长王善才提供)图为神农架枪刀山上发现的“野人脚印(右)与现代成年男子脚印模型比较。(图片均由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会长王善才提供)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