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人“笑死”的毒药是否存在?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7-11-10
字体大小:

     笑死是一种罕见的死因,通常是由一阵大笑引起的心脏骤停或者窒息所致。  

     有时候看网络小说会经常看到什么痒痒粉啊,腐蚀尸体的药水啊,还有一直让人疯狂大笑停止不了的药,这种药可能存在吗?但是有一些应该是不可能存在的吧,像那个毁尸灭迹的。不过今天要讨论的不是这个药水啊,而是让人笑死的问题。

   据报道,在1940年的《蝙蝠侠》(Batman)创刊号中,小丑(Joker)首次登场。就在这次亮相中,小丑使用了一种会让人笑到死的毒药——“小丑毒液”(Joker venom)。自此之后,这种毒药就成为他武器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尽管小丑毒液的副作用在漫长的时间里发生了多种变化,但依然是一种可怕的、令人不适的谋杀工具。其实如果只是笑起来无法控制的话还不算太糟糕,但随之而来的心脏和大脑功能迅速停止才是致命的。最可怕的是,受到毒液攻击的人直到进坟墓时,脸上都还挂着标志性的恐怖笑容。

  那么,这样一种毒药有可能真的存在吗?分开来看,小丑毒液的各种功能似乎都有可能实现,但如果要造出一种囊括全部或大部分功能的毒药,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在近期的Giz Asks栏目中,几位研究毒液的专家对此做出了解答。

  克里斯蒂·威尔科克斯(Christie Wilcox),著有《有毒:地球上最致命的生物如何掌握生物化学》(Venomous: How Earth’s Deadliest Creatures Mastered Biochemistry)

  我想答案应该是,“看情况”。

  诱导随机发笑在理论上是可能的,因为这就是一种疾病——名为“库鲁病”(Kuru——的症状之一。这种疾病有点类似疯牛病,是由一种不正常折叠的蛋白质(一种朊病毒)引起的,而感染这种疾病的方式是吃下含有这种朊病毒的组织……换句话说,库鲁病就是通过食用死去亲属的习俗而传播的。这种朊病毒能诱导正常折叠的同类蛋白质不正常折叠,随着“坏”蛋白质在人体内的累积,最终会导致大脑受损,引起间歇性大笑的症状。

  因此,在理论上,你可以制造一种含有这类毒素的饮用液体或注射液体,通过引起受害者大脑损伤而诱导他们间歇性大笑。这种大脑损伤是不可逆的,因此也是致命的。当然,损伤的形成需要时间——以库鲁病为例,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因此无法立即造成间歇性大笑的效果。你或许可以对某个朊病毒或其他东西进行改造,使其更快发挥作用。或许有可能成功。当然我不认为有任何人这么尝试过。

转图失败-->

  还有一些能引起欣快感的药物,也可能有让人发笑的潜力。不过这应该不会像大脑受到损伤时引起的被迫的、不受控制的大笑,而像是极度快乐和幸福时的笑,可能有时或经常呈现为间歇性大笑。想要制造一种目标足够精准,能立即引起这种欣快感,同时又不会伤害其他身体部位和大脑的药物是非常困难的(很可能受害者在达到开心大笑的程度之前就死掉了)。所以,我觉得“发笑毒药”在引起大笑之后使人麻痹瘫痪是可能的,但可能性非常低。

  简而言之:或许有可能制造一种化学混合物,使人无法控制地发笑并死亡,或者使他们真心感到快乐而发现,之后死去;又或者,只是在迅速的麻痹之后死去。但是,死亡时标志性的小丑笑脸是不大可能出现的。

  对了,这些药物没有一种是可以用清洁化学品混合制造出来的。这只能是严格的实验室设计产物,很可能花费不菲,并且要求特殊的储存和处理程序。

  杰米·西摩(Jamie Seymour),澳大利亚热带健康与医学研究所助理教授。

  地球上没有任何一种有毒动物能做到(小丑毒液能做到的事)。话说回来,动物界中不同的毒液也可以组合起来发挥作用。我对小丑的理解就是,他是一位相当聪明的化学家,有可能提取出不同毒液的成分,将它们混合起来。

  如果你要寻找一种能引起迅速停止心脏跳动的毒液成分,你可以用箱形水母的毒液。大剂量的箱形水母毒液会在几秒钟内让人心跳停止。如果把毒液稀释,时间可能会延长到几分钟,这取决于你想要获得的效果。

  如果你想让面部肌肉收缩,那芋螺的毒液正合你意。

  使大脑丧失功能就有点困难了,因为存在血脑屏障。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你可能需要把毒液直接注射到中枢神经系统。有一种胡蜂就能做到这点。本质上,它能把毒液注入到中枢神经系统,并直接到达大脑。因此,毒液要能进入脊柱,或者大脑本身。

  然而,如果你希望的是引起神经系统麻痹,那就简单了。有许多动物都能做到这点,比如蓝环章鱼。这种章鱼的毒素能使神经脉冲停摆。有人曾被蓝环章鱼蛰到,虽然还是完全活着的状态,却无法主动控制任何肌肉。

  所以,如果你能把箱形水母、芋螺和蓝环章鱼的毒液混合起来,应该就能立即引起心跳停止,同时使身体和面部的所有肌肉都收缩,还能切断全身的神经脉冲。这完全是做得到的!

  提问:这种毒液是要直接注射的,还是能通过空气传播?

如果某种毒素是注射——即如果你是被咬到或蛰到——那它就是一种毒液(venom)。如果毒素是吃进去或吸进去的,那它就是毒药(poison)。肉毒毒素就是一种能导致肌肉收缩的毒药,而它可以制成气体的形式——但它不会导致心跳停止。我不知道有什么能在吃进去后短时间内引起心跳停止的毒药。这其中的机制不是这样的。

  伊恩·海登(Ian Haydon),华盛顿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领域为生物物理、结构和设计。

  不幸的是,人类已经调制出了与小丑毒液可怕程度不相上下的化合物。

  20世纪30年代,一位名为格哈德·施拉德(Gerhard Schrader)的德国化学家尝试发明一种新的杀虫剂。他宣称想要解决世界的饥饿问题。在研发过程中,他发现一类含磷的化合物具有极为可怕的毒性。施拉德以“神经毒剂之父”的称号为人所知,他大大提高了这些毒剂的毒性和供应能力。

  施拉德并不是唯一这么做的人。英国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也有涉足这一黑暗的领域,生产出了一些前所未有的高毒性化合物。即使短暂暴露在强神经毒剂下,无论是空气接触还是皮肤接触,都会导致令人无比痛苦的全身肌肉收缩,并在数分钟内窒息死亡。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