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食品到来:改变你的认知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8-06-07
字体大小:

  当你在餐厅吃炸薯条时,如果有人告诉你,如果你被告知这些薯条更健康的原因是炸薯条的油来自转基因作物,你会怎么想?从健康益处到额外的风味,新一代转基因食品的研发是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的。将来,你有可能吃上这些转基因“超级食物”:

  不褐变的苹果

  褐变是食品中普遍存在的一种变色现象,尤其是新鲜果蔬原料进行加工时或经贮藏或受机械损伤后,食品原来的色泽变暗,这些变化都属于褐变。水果蔬菜的加工过程,褐变是有害的,它不仅影响风味,而且降低营养价值。

       有些人不喜欢吃褐变的果肉。Arctic苹果从不会褐变,已于2017年11月在美国上市。

  不会擦伤的土豆

  Innate土豆更不容易出现擦伤和随之而来的黑斑。被油炸时,它产生的丙烯酰胺也比传统土豆更少。丙烯酰胺是一种疑似致癌的物质。

  “优质”麸质小麦

  患有乳糜泻的人很快就可以吃到蛋糕了。世界上至少有两个研究团队正在尝试编辑麸质蛋白基因,这种蛋白会破坏消化系统疾病患者的肠道。一种这样的转基因小麦正在西班牙进行测试。

  粉色菠萝

  这种水果的粉色来源于其中积累的番茄红素。番茄红素是使西红柿变红的关键,不同于普通菠萝将它们转化成黄色的β-胡萝卜素,粉色菠萝保留了这些番茄红素。2016年12月,美国为这一品种亮了绿灯,但目前它还未正式上市。

  番茄红素被认为对健康有益。据说粉红菠萝也比普通菠萝更甜——冰镇果汁朗姆酒又有新的原材料可选了。

  Ω-3油菜(菜籽油)

  这种植物的种子富含有益的Ω-3脂肪酸DHA。该计划设想先将其作为鱼类饲料,再供给人类食用。去年,美国种植并收获了1200公顷的Ω-3油菜。

  高纤维白面包

  基因编辑小麦生产的白面粉的膳食纤维含量是标准白面粉的三倍。

  超级血橙

  血橙富含抗氧化剂花青素,因此被认为有益。正常血橙只有在生长过程中经历寒冷夜晚才会变红。而转基因品系超级血橙的花青素含量不受天气影响。这种超级血橙尚未上市。

  改良香蕉

  Matoke(一种香蕉,需蒸熟后食用)是乌干达人民的主食。这种香蕉的转基因品系富含维生素A前体。维生素A前体的缺乏可导致失明。乌干达正在进行这种香蕉的种植实验,它有望在2021年上市。

  低饱和脂肪菜籽油

  传统菜籽油含有7%的饱和脂肪。而基因编辑品种的饱和脂肪含量减半。

  黄金大米

  为减少维生素A缺乏症而研发的大米在几十年就出现了,但尚未进入市场。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宣布人类食用这种大米是安全的,这意味着,在这些国家进口含有少量黄金大米的食品将不会遇到监管问题。

  转基因食品已经存在数十年了,却并没有讨得消费者的欢心。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上几乎每一种转基因作物的目的都是帮助种植这些作物的农民,(例如增加产量、抗虫害)而不是服务于消费者。而现在,这样的状况终于要开始有所改变了。

  下一代转基因食品将拥有独特的风味或额外的健康效益。市场上目前已经有一些这样的转基因食品了,很快就会有更多这样的食品被摆上货架、端上餐盘:只含“优质”麸质、对肠胃友好的小麦,油炸时不会产生有害的丙烯酰胺的土豆,富含有益的Ω-3脂肪酸的菜籽油,纤维含量更高的白面包等等。

  不过,在上述转基因食品中,目前只有更健康的食用油实现了最大量化生产。包括转基因食品被广泛抵制的欧洲在内,全球上百万人很快就能食用这些油。但真正不同寻常的是,尽管转基因食品有着这样那样的好处,却没人打算向消费者宣传。曾于1994年推出的第一批转基因食品Flavr Savr番茄,具有比普通番茄更长的保鲜时间。也就是说,这种转基因番茄可以在成熟后采摘,因此比超市里的普通番茄更好吃,后者因为往往在还绿着的时候就被采摘而欠缺了部分风味。但短短三年后,这种番茄就停产了,因为它并不能盈利。

  其他转基因作物仍在蓬勃发展。目前,全球大部分大豆、以及超过四分之一的玉米和油菜都是转基因的。在美国等国家,大部分加工食品都含有至少一种来自转基因作物的成分,比如玉米糖浆。

  转基因作物通常具有一些优良性状,比如抗虫或者抗除草剂,但这些只是对农民而言的好处。在过去几年里这样的状况开始有所改变,一批旨在为消费者带来好处的转基因食品即将上市。

  举例来说,Innate公司的土豆更不容易因擦伤而产生黑斑,而且在煎炸时产生的潜在有害物质丙烯酰胺比传统土豆更少。自2015年起,它就以White Russet的商品名在美国出售了。

  还有不会在切开后发生褐变的Arctic苹果,旨在吸引不爱吃褐变水果的人(尤其是儿童),已于2017年11月在美国上市。

  迄今为止,上述这些食品的生产数量还相对较少。但下一种在我们的餐盘或外卖盒中出现的转基因超级食品产量相当大。

  大豆油在餐饮业广受欢迎。这非常令人难以置信,因为它其实并不适合烹调。生的大豆油含有大约60%的多不饱和脂肪。这些脂肪非常不稳定,不但限制了大豆油的保存时间,还会在油炸过程中被分解、形成不好的风味和有害的副产品。

  与之相反,单不饱和脂肪(如橄榄油中的油酸)性质更加稳定,也更适合烹调。但油酸含量高达80%的橄榄油十分昂贵。

  因此,从20世纪50年代起,生产商就开始将廉价的大豆油氢化,以使其性质更加稳定。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美国销售的食用油中,有一半以上是氢化植物油。如今,它已经成为全球使用范围第二广的植物油,仅次于棕榈油。

  氢化过程解决了廉价植物油烹调稳定性的问题,却给人体健康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这一过程会产生反式脂肪酸。到了20世纪90年代,人们逐渐意识到,反式脂肪酸会显著增加心脏病和中风的患病风险。2003年,丹麦成为首个禁止使用氢化植物油的国家。

  因此,几十年来,生物公司一直致力于通过基因工程手段来生产廉价、不含反式脂肪的油,这种油中油酸的含量往往也更高。目前为止,已经有两家美国公司培育出了富含油酸的转基因大豆品系:培育出Vistive Gold的孟山都(Monsanto),和培育出Plenish的杜邦先锋(DuPont Pioneer)。在他们生产的大豆油中,油酸含量高达70%,这已经非常接近橄榄油的油酸含量。

  尽管如此,这些油一直属于小众产品,直到2015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规定,所有食品中的反式脂肪都必须在今年6月之前被淘汰。

  “那时我们意识到,针对反式脂肪的这一纸禁令将对整个食品行业产生重大影响。”Calyxt公司负责人费德里科·特里波迪(Federico Tripodi)表示。该公司通过基因编辑开发出了一种高油酸大豆。

  高油酸大豆的产量会持续飙升,这不仅仅是受到禁令的推动,还因为从去年起Plenish和Vistive Gold已在包括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盟在内的主要出口市场中获得了全面批准。

  “据估计高油酸大豆的长期潜在市场可达到1500万至2000万英亩。”杜邦先锋的大卫·泰格德(David Tegeder)说。这意味着高油酸大豆将成为美国种植最广泛的作物之一,全球至少数百万人将食用由它们制成的植物油。

  这是个好消息。用高油酸大豆油替换传统的氢化植物油有望通过多种方式改善人们的健康。

  很快,我们就有望吃到一种新型、更健康的转基因植物油了。它们健康在哪儿呢?

  首先,高油酸大豆油不含传统氢化植物油中的有害反式脂肪。丹麦国家食品研究所的玛丽安娜·雅各布森(Marianne Jakobsen)说,毫无疑问,从食物中去除反式脂肪是有益的。

  在烹饪时,高油酸大豆油也不太可能分解成醛类,这些醛类比反式脂肪毒性更甚。

  第三个好处是,高油酸大豆油中的饱和脂肪含量更低,所以相比于传统植物油,食用高油酸大豆油的人患心脏病的风险应该更低,尽管近期有研究质疑了饱和脂肪对我们有害的观点。

  去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用超高脂饮食喂养小鼠时,相比于喂食普通大豆油,喂食高油酸大豆油的小鼠更不容易肥胖或患糖尿病——尽管我们尚不清楚背后的原因,也不知道在人身上能否得出类似的结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吃用高油酸大豆油烹调的油炸食品就对人体有益,相比于采用氢化多不饱和油烹调的油炸食品,它只是不那么有害。“这总是取决于我们比较的对象。”雅各布森说。

  那么,你可能会认为,这些产品背后的公司将会争先恐后地向消费者标榜自己的优点,特别是考虑到转基因食品正长期处于受打压的状态下。但事实远非如此。

  《新科学家》采访了Calyxt、孟山都和杜邦先锋,询问他们是否会直接向消费者宣传高油酸大豆油的好处,以及是否将这些产品视为一个强调转基因食品也能使消费者受益的机会。而没有一家公司表示他们会这样做。

  杜邦先锋表示,他们将会把重点放在加工大豆的公司,将大豆油卖给包括餐厅在内的食品工业各个环节。Calyxt的立场与之类似,而孟山都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

  这意味着只有当地的标签法能决定,消费者能否判断他们在购买或食用的食品是否含有这些转基因大豆油。

  餐厅(尤其是快餐店)最可能迅速接纳这类新型植物油。与传统植物油相比,高油酸大豆油的保质期更长,并且在需要更换前,可以在煎锅中使用更长时间。

  然而,鉴于仍有许多人反对转基因食品,宣传这一转变的餐厅并不会得到好处。因此在美国,大多数消费者都不太可能知道他们吃的薯条是用什么油炸的。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是如此,虽然那里的法律要求大多数转基因食品贴上标签,却不包括餐厅中现做的食物。

  Plenish和Vistive Gold都已获准在欧盟上市。欧盟要求餐厅必须在菜单上标明加工过程中是否使用了转基因食品,但即使在欧盟国家,消费者很可能对此也一无所知。反转基因运动人士表示,有许多餐厅都在不标明的情况下使用转基因大豆油。

  “我确信这种事情正在发生,我们有许多轶事证据,”反转基因组织GM Freeze的丽兹·奥尼尔(Liz O’Neill)说。该组织的工作是监控转基因食品在英国的销售状况。

  他们没有进行正式的检查,她说,但是当志愿者们查看那些自称没有使用转基因大豆油的餐厅丢弃的垃圾时,却经常发现空油瓶。这未必是刻意欺骗,也有可能是一些小快餐店在批量购买烹饪用油时,没有读到包装上声明转基因食品的小字。

  除了餐厅,你的购物车情况又如何呢?在美国,转基因食品不需要被贴上标签,所以大多数美国人可能都不知道他们购买的White Russet土豆或Arctic苹果是转基因食品。事实上,2013年的一项调查发现,有超过半数的美国人甚至不知道超市是否出售转基因食品。

  当优质麸质三明治真正出现在菜单上时,情况或许会有所不同。在美国,一项将于今年7月生效的标签法要求食品公司必须向任何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的包装上添加可扫描的条码。然而,这项法律的草案直到今年5月才公布,而且它似乎并未要求由基因编辑作物制成的食品也贴上标签。

  这里的重点在于,通过对其自身基因进行改造获得的基因编辑作物,与添加了来自其他生物体的基因的一般转基因作物不是一个概念。美国监管机构似乎也赞成这种观点。比如,他们告知Calyxt,他们生产的高纤维小麦(由天然小麦剪切掉编码会导致部分人胃肠不适的麸质蛋白基因而成的作物)及由此制成的高筋面粉,将会和传统食品一视同仁,而不是归为转基因食品。

  欧盟仍在摇摆不定。如果遵循美国的做法,那么大多数基因编辑食品并不需要贴上标签。这样的结果是,人们在吃这些食品时可能并不知道它们是经过基因改造的。在英国也是如此,“我们认为消费者的选择权至关重要。”公益团体GeneWatch的海伦·华莱士(Helen Wallace)说。

  认同这种做法的,不仅仅是转基因作物的反对者们。“我的观点是,标签是必需的。”英国洛桑实验站(Rothamsted Research)的乔纳森·纳皮尔(Johnathan Napier)说。乔纳森致力于研发转基因作物,并始终提倡应用转基因作物。“消费者必须能够自主选择。并且我们希望消费者在作出选择的时候是知情的。”

     然而,即便那些能够使消费者受益的转基因食品在上市时都带上清晰的“已经过基因改良”标签,也不能保证人们的态度会因此有所改变。“我认为我们很难改变人们的想法。”反转基因运动的支持者、作家兼环保主义者马克·林纳斯(Mark Lynas)说。事实上,这些消费者友好型食品既有可能改变当下不利的公众舆论,也有可能激起反对者的声讨巨浪。“任何能给人们带来益处的转基因生物都同时有可能被看作更大的威胁。”他说。

  曾经的“黄金大米”就是一个例子,人们最初研发这种大米是为了防止可导致失明甚至死亡的维生素A缺乏症。这种富含维生素的转基因食品原本有望改善数百万儿童的生活,却遭到了反转基因组织的强烈反对。

  风险依然很高。转基因作物能够帮助我们以更环保的方式生产出更好的食物,随着人口增长和全球变暖,这一点将变得更加重要。纳皮尔正在研发的、富含有益Ω-3脂肪酸的作物就是这样的例子。对人体有益的Ω-3脂肪酸通常需要从野生鱼类中获取。虽然目前采用的捕捞野生鱼类再进行人工养殖的方法已经比传统渔业方法更加可持续、有利于健康,其代价依然比种植作物更大。

  一代能够让消费者明显受益的转基因作物的到来将成为一个大新闻。但这还远不能帮助转基因食品赢得人心,毕竟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够意识到,他们在吃的食品会对他们带来什么影响。生命科学产业的发展是近20年的事,由于其孕育着巨大的希望而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对未知的恐惧(或者换个积极点的词“谨慎”),是与生俱来的天性。在进化历程中,人类得以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不是因为四肢健壮和牙尖齿利,而是因为人发展出智慧。而智慧本身,就是始于对未知的探索。对于未知,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谨慎,这两点深深地刻在我们的基因里。科技的进步是一个旧事物不断被淘汰的过程。但旧事物哪里会会心甘情愿地被淘汰,就范之前,总要挣扎一番。“抹黑”就是常用的方法。

       说回转基因,是谁在对转基因抹黑呢?如果说担心基因有毒或者是担心蛋白质有毒的,是源于未知,那么大肆宣扬草甘膦毒性的,多半是因为抹黑。千夫所指下,转基因食品仍未发现有害的证据;谨慎则是因为它是个新生事物,咱们需要时间进一步了解它,接受它。唯有接纳它,才能更好地利用它,让它造福于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