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器官手术通常是为18周岁以上跨性别者准备的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8-06-27
字体大小:

  生殖器官手术通常是为18周岁以上跨性别者准备的,这些人接受过激素治疗,如果接受医学指导建议,手术者将以变性后的性别角色至少生活一年时间,这样才能符合术后性别身份。

同性恋者反歧视联盟表示,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性别身份并不亚于试图改变个人性取向的难度。换句话讲,这是很难改变的。有些人可能会采取措施,通过荷尔蒙改变和做手术能够更好地与他们的性行为方式保持一致。但是许多跨性别者无法负担医疗费用或者不愿进行手术。  同性恋者反歧视联盟表示,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性别身份并不亚于试图改变个人性取向的难度。换句话讲,这是很难改变的。有些人可能会采取措施,通过荷尔蒙改变和做手术能够更好地与他们的性行为方式保持一致。但是许多跨性别者无法负担医疗费用或者不愿进行手术。

研究发现64-65%的跨性别者曾在工作中遭受身体侵害或者性暴力,63-78%的跨性别者在校期间曾遭受身体侵害或者性暴力。  研究发现64-65%的跨性别者曾在工作中遭受身体侵害或者性暴力,63-78%的跨性别者在校期间曾遭受身体侵害或者性暴力。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在学校里出柜,以同性恋、跨性别或变性人的身份示人,而且出柜的年龄越来越小。

        据报道,“跨性别者”是一个涵盖性术语,是指那些性别认同或者表达与出生时性别特征不符的人群。例如:一位跨性别者可能被识别为女性,尽管他出生时长着男性生殖器官。

  据2011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威廉姆斯研究所一份研究报告,美国跨性别者人数接近70万人。然而,依据全国变性人平等中心(NCTE)的说法,跨性别者对于不同人群具有不同意义。

  NCTE在其官方网站上表示:“成为跨性别者的方式并非只有一种,同时跨性别者对自己的感受也并非一种。”一个人对自我性别的内在感觉是男性、女性或者介乎两种性别之间,对于非跨性别者而言,他们的性别认同与他们出生时的性别相符合,对于跨性别者而言,这两者是不匹配的。

  依据“人权运动”组织的观点,有时,一个人的性别认同并不完全符合两种选择,一些人认为自己同时兼具男性和女性特征、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或者完全不在性别定义范围内被视为中性人。据了解,“人权运动”是主张LGBTQ的民间组织,LGBTQ是指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等人群。

  一个人如何通过衣物穿着、行为举止、声音或者身体特征来传达他们的性别特征,这是他们的性别表达。人权委员会表示,一个人的性别表达可能或者不可能与社会对男子气概或者女性气质的期望相符合。然而,并不是所有性别认同不一致的人都认为自己是跨性别者,同时并不是所有跨性别者都被认为性别认同不一致。

  随着越来越多跨性别者分享他们的故事,公众对性别认同和表达的理解也在不断地变化。

  性与性别

  性与性别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一个人的性别是指他或者她的生理状态,无论是男性或者女性。依据美国心理学协会(APA)的观点,确定某人的性别主要取决于不同的身体特征,例如:染色体、生殖解剖和性激素等。

  另一方面,美国心理学协会指出,性是一种社交关系,构建于不同性别之间的预期行为、角色和活动。不同性别角色具有不同文化,影响着人们对自已的行为和感觉。

  性取向不同于性别认同,根据同性恋者反歧视联盟(GLAAD)的观点,性取向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身体、情感或者浪漫吸引力,而性别认同则是关于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跨性别者可能是异性恋、女同性恋、男同性恋或者双性恋。例如:一个长着男性生殖器官的人可能会转变成为女性,但也可能被女性所吸引。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他出生时长有男性生殖器官,但他也可能被认为是女同性恋。

  进行性别转换

  同性恋者反歧视联盟表示,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性别身份并不亚于试图改变个人性取向的难度。换句话讲,这是很难改变的。有些人可能会采取措施,通过荷尔蒙改变和做手术能够更好地与他们的性行为方式保持一致。“人权运动”组织指出,许多跨性别者无法负担医疗费用或者不愿进行手术。

  波士顿医疗中心(BMC)变性医学和手术中心主任乔休尔·塞弗(Joshua Safer)博士称,所谓的“性别修改手术”(通常被专业医师和跨性别者称为“性别肯定手术”),一般是指变性人进行的生殖器官手术,还有一些胸部修复和面部女性化等其他手术。

  生殖器官手术通常是为18周岁以上跨性别者准备的,这些人接受过激素治疗,如果接受医学指导建议,手术者将以变性后的性别角色至少生活一年时间,这样才能符合术后性别身份。同时,手术候选人由一个医疗小组进行审查,他们认为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决定了最佳治疗策略,可能包括每个人进行的手术。

  改变声音更好地匹配性别认同,将对那些变性人群非常重要。研究报告负责人、美国匹兹堡大学利亚·埃洛(Leah Helou)博士,是专门从事跨性别者语音和通讯服务的语言病理学家,他表示,在这里,我们想像一下跨性别者的世界,他们希望没有必要改变自己的声音或者语言方式,也就是说,他们渴望生活在一个他人接受和尊重他们的世界之中,不管他们的声音有什么变化。然而,在缺少人们对跨性别者激进行为认可的情况下,许多跨性别者意识到他们沟通方式是使自己外在自我与内在自我保持一致的首要任务。我们的目标是服务和支持他们,同时倡导人们更广泛地接受跨性别人群。

  变性后更改姓名和性别

  变性之后,通常跨性别者会更改自己的姓名——要么与他们的性别相匹配,要么保持中性。跨性别者变性的至关重要的一步是改变法律文件,其中包括:驾驶证、社保卡、护照和信用卡。依据全国变性人平等中心的观点,他们经常不得不去法院进行一些身份变更手续,这是一个耗时、耗财的事情。

  “人权运动”组织表示,如果对跨性别者在电话里称呼其变性前的名字(称为“死名字”)是非常粗鲁不礼貌的,应当尊重他们变性之后的名字和当前的性别称呼。大多数跨性别者更倾向于认同与他们所认同的性别相对应的人称代词,一个变性女性应该被称为“她”,如果这是她所喜欢的称呼。但是一些跨性别者并不认可二元性别称谓方式,他们喜欢“他们”或者非性别人称代词进行称呼。

  歧视

  事实上成为跨性别者并不是一种精神障碍,医学治疗并不能完全“治愈”他们对性别的认知。跨性别者确实经历了他们被分配外在性别和内在性别感觉的脱节分离,专业医学人士将这种脱节现象称为性别焦虑症,因为它会给跨性别者的生活带来痛苦。

  2012年美国精神病协会宣布,最新版的《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将采用更中性化术语“性别焦虑症”取代“性别认同障碍”。研究表明,跨性别者面临着偏见和心理健康问题的高风险。2014年全国变性人歧视调查报告发现,60%的卫生保健机构拒绝对变性人进行治疗。此外,该研究还发现64-65%的跨性别者曾在工作中遭受身体侵害或者性暴力,63-78%的跨性别者在校期间曾遭受身体侵害或者性暴力。

  甚至跨性别者在使用洗手间也经常面临他人歧视。2016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纽约时报》一项民调数据显示,46%受调者表示跨性别者应当使用他们出生性别相对应的洗手间,而41%受调者表示跨性别者应当使用当前变性手术之后性别相对应的洗手间。2016年5月,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开始介入,对学校机构提出建议,允许跨性别学生使用与当前他们性别认同一致的更衣室,之后一些州也采取了这项建议,为跨性别学生在校生活提供了便利。

  由于歧视和其他因素,跨性别者自杀率非常高。自杀预防研究中心报告表明,83%以上跨性别者曾考虑过自杀,64%跨性别者曾经尝试过自杀。

  对跨性别者的父母提供帮助

  塞弗博士表示,认为自己的孩子可能是跨性别者的父母应当寻求专家援助,确定一个儿童是否是跨性别者是一项挑战,应当由多学科综合小组进行仔细评估来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孩子在不变性的情况下经常质疑自己初始性别身份。塞弗博士建议这些孩子的父母应当尊重孩子的感受,并确定在未达到青春期之前不进行实际的医疗干预,不过即使进行了医疗干预,青春期前进行的医疗也是可逆操作的。

      跨性别在过去曾一度被认为是一种精神类疾病,但是随着人类认识的进步,其在 2009 年已被从法国的精神类疾病名录中剔除。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或已经将跨性别去疾病化。在目前的中国大陆,大部分跨性别者尚无法得到有效的医疗支持。一些国家如巴西,政府负担其公民做性别重塑手术的费用。

        跨性别者都是普通人,既不是天才、圣人;也不是低能、道德败坏者。跨性别者是各种各样的人,有军人、医生;也有工人、艺术家,遍及各行各业、各个社会阶层。

        只有整个社会都更了解这个群体,才有可能逐渐接受,而并非带着有色眼镜,远远地指责。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