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追恐龙,恐龙“复活”近在眼前

文章作者:bianji3 | 2018-07-03
字体大小:

  恐龙是中生代时期(2.3亿年前)的一类爬行动物,矫健的四肢、长长的尾巴和庞大的身躯是大多数恐龙的写照。 它们主要栖息于湖岸平原(或海岸平原)上的森林地或开阔地带。

  在自贡这个川南小镇流传着一句话:“四川恐龙多,自贡是个窝”。

  1979年,一支石油开采小分队在大山铺开山炸石,这一炸,让这座被大自然隐秘了约1亿6千万年之久的恐龙化石宝库终见天日,大量珍贵化石暴露出来。横七竖八的恐龙化石俯拾皆是,像秋收时农民从地里挖出的一地红薯。

  举世震惊。

  只是,当年的发掘人员没有谁能想到,几十年后,自贡人用另一种无曾料想的方式,在世界各地,让这些已经消逝亿万年的古生物霸主实现了“复活”。

  这个方法,甚至超越了川菜占领地球的速度。

  

  图说:自贡高速路口的大型仿真恐龙

  恐龙“复活”

  1996年,20出头的郭其洪开始与恐龙结缘,带他入门的,是一位从电业局走出来的技术员——孙传伦。

  1979年自贡恐龙化石的大量问世震惊了学界,也震惊了当时的国防部长张爱萍,在他力主下,当时的国防科工委向自贡捐资10万元人民币,恐龙博物馆修建工作启动。

  博物馆筹建期间,原本在电业局工作的孙传伦被调去参与建设工作。1年多的博物馆建设工作结束后,回到原岗位的孙传伦萌生了做仿真恐龙模型的想法。

  1980年年初,在孙传伦在和电业局灯组同事们手里,第一个恐龙模型完工——这是一个长约25厘米的迷你机械恐龙,能够基于导向线行走并发出声音。制作这个小模型,孙传伦和他的同事整整用了1个多月时间。

  模型在当年的自贡灯会上亮相,这个新来的小恐龙一下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灯会结束,孙传伦就向领导提出专门做恐龙模型的想法,希望把恐龙打造成自贡灯会的特色。

  这之后,恐龙模型开发在电业局正式立项,此后10余年每一年的灯会,恐龙模型都在不断长大,外形更逼真,传动更灵活。1990年,恐龙模型还随灯会第一次走出国门,来到了新加坡展览。

  

  图说:早年展览留影,左2为孙传伦

  90年代初期,台商到内陆投资兴起,自贡的恐龙模型吸引了一个叫陈万贵的台商注意。1992年,台商陈万贵在自贡投资建厂做机械仿真恐龙,孙传伦做技术管理。第二年,又有另外一家台商来此建厂,但由于当时的恐龙经济尚不成熟、投资回报周期长,两家台商陆续撤资。

  分别在两家台企工作1年后,孙传伦带着几个小徒弟创办了挚友科技,10几个人在电业局旁边租了两间屋子,开始自己创业研发仿真恐龙。后来自贡仿真恐龙制作者们的“黄埔军校”就此诞生——郭其洪就来自这里。

  商业之外的恐龙和人

  从70多岁的孙传伦到正值不惑之年的郭其洪,从恐龙化石第一次被发现到现在的“恐龙之乡”,商业链条之下游走的,是自贡人对恐龙的深切情感和对恐龙文化的热爱。

  恐龙文化到底是什么?不同人眼里,看法也不尽相同。

  在博物馆讲解员看来,恐龙世界有弱肉强食的生存定律,也有团队合作下的寡不敌众,还有古生物之间共生共荣的自然法则。

  

  图说:自贡恐龙博物馆前来参观的人们

  龙晨时代的郑魏也曾是恐龙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现在的他开了一家作坊,主要帮各大科技馆和展览馆生产恐龙骨架。在他眼里,恐龙是生物进化史上的过客,但更是对人类的警示。“去掉尾椎,很多蜥脚类恐龙的脊椎骨数量跟人类是一样的,原蜥脚类恐龙如禄丰龙的手指趾骨就是5根,跟我们人类也是一样的。”

  

  图说:龙晨时代的样本库,图中右侧是一个有5根趾骨的仿真恐龙骨架

  恰恰是这样的敬畏,在恐龙模型的制作上,就更容不得马虎。不管是在郭其洪的亘古龙腾还是在郑魏的龙晨时代,他们都有长期合作的专家顾问,尤其对进入博物馆的模型,细到恐龙的指甲、牙齿、睫毛都要有科学依据。

  在龙晨时代一个半成品的聚盗龙旁边,几张图纸摊开在桌子上,一张图纸的恐龙前爪上,还有清晰的红色标注。这是80多岁的古生物专家给郑魏返回的修改意见,意见指出,聚盗龙前爪的羽毛结合应该是从食指开始,而不是中指。

  

  图说:龙晨时代一个半成品聚盗龙图纸,左下红色标注为专家提出需要修改的地方

  郑魏的龙晨时代里有个私藏的宝库,近到自贡本地的天府峨眉龙、远到大英博物馆的1:1比例的角龙骨骼,几十只珍贵的恐龙骨架陈列在此。这是工人们的“样本库”。

  在几十只暗褐色的恐龙骨架之外,一个白色的人体骨骼赫然摆放在角落。据郑魏介绍,在很多的博物馆,恐龙骨架之外同时会放一具人体骨骼做对照。对比动辄几十米的仿真恐龙骨架,人体骨骼显得弱小无比,但人体骨骼的白色异常扎眼。

  地球从古生物时代到现在的人类,化石成为古生物在这个星球的唯一印记。在自贡,很多人正尽可能的让每一种恐龙恢复其本来的样子,并把成果带给世界。

  

  图说:龙晨时代的恐龙骨骼样本库

  20多年以前,刚起步的挚友科技每次外出展览,有一样东西跟展出的恐龙模型一样重要——几十块介绍恐龙知识的展板。

  “刚开始没有喷绘,我们的展板都是找人手绘的油画,但是展示总免不了风吹雨淋,展板坏的很快。直到后来有了喷绘技术,再做展板才容易多了。”孙传伦的女儿孙帆回忆道。

  走出自贡

  距离郭其洪的“恐龙”走向世界那一刻已经过去十年了。

  2008年,当郭其洪的公司第一次被朋友发布到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时,他没想到,10年后,全球近90%的仿真恐龙竟都来自这个叫自贡的地方。

  1996年,从外地打工的郭其洪进入挚友科技学做仿真恐龙。经过了几年的发展,那时的挚友科技做出的恐龙模型不管是在传动和外皮技术上都有了长足突破,做出的恐龙模型更逼真,制作周期也较原来缩短1半以上。

  但技术解决了,产品销路却仍然是摆在公司面前的一个大难题。

  

  图说:1997年挚友科技的恐龙在上海闸北公园展览媒体报道

  从创办一直到2000年,挚友科技的主要收入都来自于展览,2、3个销售业务员背着宣传资料全国游走,去跟各大公园、博物馆谈合作。稳定的时候,一年下来要做10几场展览。但是到2000年左右,展览市场明显萎缩,新的市场机会成了决定公司存亡的关键。

  2004年,挚友科技决定转型,不再从事仿真恐龙制作。转型后,从挚友科技走出来的一批仿真恐龙制作师傅纷纷独立出来单独创业。但业务模式上,虽然各家公司的业务员们仍旧不停奔波于中国的大江南北,苦心推销,却始终没有突破。

  转折发生在2007年。这一年,郭其洪的自贡亘古龙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亘古龙腾)正式成立,创立初,郭其洪就把目光定向了海外。

  在全国各地到处奔走的几年里,郭其洪认识了菲律宾外贸商人Darlito de Guzman(下简称Darlito),公司成立后,郭其洪请Darlito帮忙代销,有丰富外贸经验的Darlito马上就把郭其洪的企业挂上了阿里巴巴国际站。

  那实在是一个应该被记录的点击——自此自贡的仿真恐龙有了一个向国外采购商展示的窗口,亘古龙腾也成了当地第一家“触网”的仿真恐龙企业,自贡恐龙开始通过阿里巴巴的“芝麻开门”快速走向世界。

  线上第一个客户来自美国,开始量并不大。美国客户之后,2009年,通过线上来的几个波兰客户一次订走了6、70只恐龙模型。第二年,几个波兰客户又再次复购。单这几个客户一年的成交,就给郭其洪带来了100多万美金的收入,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图说:亘古龙腾工厂一角,一批美国客户的订单正在生产中

  生意风生水起,郭其洪风头一时无两,引来其他人纷纷效仿,更多自贡恐龙企业开始“上网”,“找马云去!”。

  10年过去了,现在,仅郭其洪一家的恐龙就已经卖到了全球60几个国家,其中海外订单大多来自线上。在全球6亿多的仿真恐龙市场里,有近90%都来自自贡,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只仿真恐龙从这里走向世界。

  后记

  走在自贡,身边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恐龙“孵化厂”,会让人恍惚觉得,仿佛自己就在一个现实版的侏罗纪。

  

  图说:龙晨时代工厂内景

  帮郭其洪把企业挂到阿里巴巴上的Darlito现在已经定居菲律宾,和他的中国媳妇在菲律宾合伙开了一家恐龙文化园。这家公园是当地第一家恐龙主题文化公园,来自自贡的几十只仿真恐龙在这里“定居”。每年,公园的旺季会从9月到第二年2月,持续半年时间。来自学校的各种旅游类的活动常常让通往公园的整条路被大巴车塞满。

  这个当年把自贡恐龙搬运到阿里巴巴上的年轻人,如今同样通过阿里巴巴把更多自贡恐龙搬运到自己的家乡,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来自中国,来自自贡的恐龙文化。

  电影《侏罗纪时代2》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欢迎来到侏罗纪时代!”。

  科学家们经过近一百多年的研究,逐渐揭开了盖在恐龙身上的面纱。虽然关于恐龙的的许许多多的真相,我们还无从得知,但是关于恐龙的谜团,人类还将继续探索。在我们内心深处,通过文化的传承和浸润,让现代人的今天,永远不会再成为下一个侏罗纪。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ufo-1.cn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免责声明| 隐私条款| 广告服务|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不良信息举报